鲸鱼频率50Hz

美少女爱好者
没有对错 全凭喜好

我真的真的 很喜欢 “少女”“偶像”

华商的天空还是可以的

两个人互相试探能不能更靠近的感觉 写得不好

叹气了 写不出来想要的感觉 笔力真的废

废话太多了 如何做到简洁又精确真的是需要锻炼的难事

融梗也好难 啊——


路好长

越长大越爱听广东歌 被人说越来越小众虽然很想反驳但是算了啦


抱紧我的北极圈cp 颜好事少(粉丝也少(❌。用来写练笔的文章真的轻松


以上共同点:冷就冷吧 我吃

搬家的时候都在想什么

w刘(刘力菲x刘倩倩)


*一篇练笔,有后续,不过要看笔力,笔力要看懒惰程度

*废话很多,bug炸天,一个落入俗套的故事

*ooc属于我,美好是她们的

名字是乱起的orz难吃预警

 

 

 

楼下新搬来了一个住户。

 

刘力菲是今天挎着背包带子下楼的时候看见的,新邻居是个看起来温文尔雅的女孩子,穿着一身长裙搭小披肩 ,正指挥着工人把东西往里头搬。

穿着短袖大裤衩的刘力菲被出入的工人和堆放在地上的箱子挡了路,抬起头就看见表情带了一丝歉意的新邻居,挥挥手让工人加快速度把柜子搬进屋,走过来费力地把挡道的箱子往旁边挪。

 

不知道该不该上前去搭把手的刘力菲有点手足无措,箱子看上去很重。

内心正在纠结的时候,新邻居开口了:

“不好意思挡到你路了,希望没有耽搁你的时间。”

 

不成想被挡了路的女孩竟站在楼梯间走了神,新邻居在刘力菲眼前挥了一下,试图引起注意。

 

“啊,没关系,我不急的,我、我就住你楼上,你刚搬来有什么事可以找我帮忙也可以的。我要上班,就先走啦。”回过神来的人逃了。

“那以后多多关照喔。”声音从后方传来,追进了刘力菲的耳朵里。

 

 

她可真好看,是混血儿吗?棕黄的发丝,有棱角的脸型,纤细的腰身笔直的腿,看起来温文尔雅,五官却带了几分异域风情。

 

 

 

不由得刘力菲会如此关注一个新搬来的女孩子,她工作的地方是N市的一个装饰设计公司,男女比例失衡得厉害,放眼望去基本都是雄性生物。

难道是平时和男性打交道太多,对于漂亮的女孩子反应变慢了?……果然不该选择室内设计这个专业,干嘛要去装修公司当个粉刷匠。

 

刘力菲这样想着,不经意间脚步的匆忙也被脑内的活动减掉了大半,却因此错过了身边飞驰而过的巴士,在反应过来的同时目送它驶离前方的车站。

完蛋,是不用急了,迟到实锤了。

 

 

 

跑进设计部的大门时刚好压着点,看来今天的司机叔叔车技够野,全勤奖没有泡汤。刘力菲悄咪咪在心里比了个大拇指,神色也忍不住有点上扬。

 

对面桌的唐莉佳作为本部门屈指可数的女孩子中的另一位,和刘力菲的交情自然就像兄弟一样铁。看见刘力菲差点迟到还一副心情不错的样子,唐莉佳此时也递来了一个关切而带着询问意思的眼神。

 

刘力菲没好意思说自己遇到了一个美女邻居,聊了两句,就没赶上早一班巴士上班,想了想只能三言两语省略掉前因说了后果。这时手机响了一声来自部门经理的会议通知,点了一句收到之后,刘力菲抄起笔记本就跑进了会议室。

嘻嘻,今天也是热爱工作的小刘,奖励自己一颗薄荷糖。

 

大早上的会议通常在众人脑子还没运转起来的情况下显得有种僵硬的程式感,放空的刘力菲勉强在薄荷糖的感官刺激中,把游离的精神拉回了会议桌。最终结果就是唐莉佳看着从会议室里出来的刘力菲脸上神色比进去之前更加上扬,仿佛开会内容是讨论如何开采新煤矿的方案。

 

“我觉得跟挖到矿差不多了,这次搬的这块砖,有点贵。”

“奖金稳了。”刘力菲抬头望着前方,握紧拳头答道。

 

 

搬到金砖的代价就是接下来的十多天刘力菲都在紧凑的工作节奏中度过,这次接到的新工程是给本市知名的L公司装修新的办公室。L公司的经营类别是网络科技,近年来随着开发的游戏在市场上大受欢迎,名气连同身价也不断飙升,办公室也从城市边缘搬到了距离刘力菲公司不远处市中心的一幢写字楼里。

为了这块金砖,刘力菲几乎每天都在早出晚归开OT、跑工地,埋头于工程方案的设计和修改当中。甲方虽然是个网络科技公司,听上去就宅男气息浓厚,对环境选择方面应该比较被动,但意外的对新办公室的设计有着很多特别的要求。公司也十分重视,要求负责这次工程的员工一定要付出120%的努力去完成。

 

这十来天当中,刘力菲无暇顾及家里的事情,客厅沙发上堆放着衣服,书房桌面也变得凌乱,窗台的绿植叶子都变得有点蔫了,空调制冷也似乎出了点问题。再见到新邻居的次数也只有两次,一次在出门上班,一次在下班回家的时候,两次见面都在匆忙和疲倦当中用简单的挥手打招呼应付了交流。尽管第二次打完招呼过后,刘力菲察觉到对方话头似有停顿,仿佛还有话要说,但当时加完班一身疲倦的自己迟钝得略过了这个反应,转身就上了楼,事后想起还有点不好意思。

 

 

这天晚上,已经是八点钟了,刘力菲终于结束了手头上阶段性的工作,把设计方案做了最后的修改,确定了下来交了差。从公司回了家。饥肠辘辘的她打开了冰箱和橱柜,才发现最近疏于采购,里面几乎是空空如也。看了看,拿出了一袋方便面和一个鸡蛋,打算以此来应付一下晚饭。

就在水刚烧开的时候,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手里还拿着那袋方便面准备拆开的刘力菲在猫眼处瞄了瞄,在门外站着的,赫然是才见过三次面的新邻居。

刘力菲一下推开了门,扫了一眼面前穿着家居服和拖鞋,素面朝天的新邻居,迟疑着开口问:“这么晚了,找我有事吗?”

“是这样的,我搬来这里也一个多星期了,住得也挺好的,就是……几天前,我发现您家的空调,似乎有点漏水……有点影响到晚上休息,就,有一点而已。”对面的女孩越说,面上流露的为难神色就多加一分。

 

“啊……真不好意思,之前我就发现了空调有一点小毛病,但是最近工作有点忙,就把这件事情给忘了,打扰到你休息了真的很过意不去。”刘力菲摸着后脑勺说,“回头我会立刻找维修人员来修理的,抱歉。”

“我们上一次碰面的时候本来是想说的,但是那个时候您看上去很疲倦,再加上这些天空调开始运转滴水的时间点也比较晚,我想你也是工作原因很晚休息,就没有打扰。我之前也来上过两次您都不在家,今天也只是恰巧而已。”

 

 

正说着话的时候,女孩注意到了刘力菲搭在门沿上的手还拿着一袋方便面,询问道“这么晚了,还没有吃饭吗?”

闻言刘力菲放下了拿着方便面的手,稍稍点了点头“嗯,刚准备泡个方便面吃。”

 

对面的女孩听了,松开的拳头虚握了握,说“我也还没吃,但我刚做了饭,你要下来一起吃吗?”

“嗯?不不不,我已经给您造成很大麻烦了,就不继续打扰了。”刘力菲赶忙摆摆手。

“那你要下来了解一下空调的漏水情况吗?看看怎么解决它。”女孩露出一个笑容,“不用太客气的,我们还有好久邻居要做呢。啊,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刘倩倩。”

 

“下去看看就可以了……我、我叫刘力菲。”报出了自己名字的人,窘迫地挠了挠头。

 

 

后来刘倩倩描述说那个时候的刘力菲,拘谨羞涩,活像一个纯情小宅男。

刘力菲满头黑线地反驳了这个说法。

 

 

 

刘力菲跟着刘倩倩回了楼下的家。

走进门的时候刘力菲就在心里给刘倩倩贴了个“对自己的生活环境布置得很用心的人”的标签,整间屋子整洁明亮,干练优雅,很有个人风格。

客厅中有一整套柔软的沙发,看来她经常躺在这里看电影吧?电视机旁的CD架码放得很整齐;地上还有一块白绒毛毯,她也喜欢赤着脚走来走去吗?一些东南亚热带雨林风的装饰物和纪念品出现在了门边、电视柜上、桌子上,看来她很喜欢去周边国家旅游;阳台上甚至还有小茶几和藤椅,晚上她会坐在那里看星星吗?

 

 

“房间在这边。”刘倩倩走到了房间门口,转过身向跟在后面的刘力菲示意。

刘力菲点了点头,径直走到窗户旁边,探出了头望向上方。视角似乎受到了阻碍,刘力菲把手撑在窗户边缘,身子都往外探了出去,专注的检查着楼上的空调外机漏水程度。

似乎只是排水管出了一点问题。刘力菲正想把探出去的身体收回来,手肘却被窗边卡了一下重心有点不稳,向外晃了一下。

 

就在这时腰上突然多出了一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身后的刘倩倩把刘力菲拉了回来。

 

脱离了危险的那一刻空气变得沉默了起来,仿佛时间的流动都变成了风,从皮肤划过的时候还带着电流。

松开手臂后刘力菲转过身,从刘倩倩脸上捕捉到了一丝同款尴尬。

“刚才太危险了,不能这样。”

“……谢谢。空调漏水只是排水管出了一点问题,我明天让维修人员过来修理。”

“好,那拜托你了。”

“那……时间不早,我先走了。”

 

刘力菲说完这句就跑了。想到了什么似的就又回了头,正好遇上送她出来门口的刘倩倩的视线。

“你微信号是多少?加一下微信吧,明天空调修好了,我就告诉你”。

“好。”加完了微信,刘倩倩含着笑送走了刘力菲,伴着一句“早点休息”。

 

 

第二天,周六。

刘力菲从客厅的沙发上醒来的时候只觉身上腰酸背痛。N市地处南方,即使时间上已经入秋气温也没有下降多少。但是为了减小卧室空调故障对刘倩倩造成的影响,刘力菲挠挠脑袋,抱着枕头和被子就到客厅开了空调将就了一晚上。

摸过手机一看才早上9:29分,刘力菲伸着懒腰给维修人员打了电话预约了过后的上门维修,就又躺回了沙发。过去一个星期的连轴转使得刘力菲异常疲倦,恍惚间就又睡着了。

 

最后是被微信语音通话的铃声叫醒的,刘力菲一听见刘倩倩的声音就一挺身站了起来,走到门口一看,刘倩倩带着维修小哥就在门外,刘倩倩还提着一袋包子和豆浆。

 

“我去买早餐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维修人员上来,敲门你没应,就给你打电话了。”刘力菲把人都带进了屋子里,刘倩倩一边说,一边把手里的东西放到饭桌上。“我猜你应该没有吃早餐,顺便给你买了。”

 

最后洗漱完毕还享用了刘倩倩带给自己的早餐,刘力菲边啜着豆浆边站在房间门口看着维修人员工作。

 

“对了,你的工作是做什么的?”

也许是看维修人员努力工作的背影有点儿让空气都变得凝固,刘力菲向旁边的刘倩倩搭了个话。

“画画的,给公司的产品设计人物形象。”刘倩倩认真的转过头来回答。

“哦,我也是画画的,不过我是给房子画画。你在哪家公司高就?”

 

“L公司。”刘倩倩轻飘飘的回答了一句。

“哦……嗯???”

哦嚯,巧了。



————————————————————

感谢观看,这生疏又僵硬的文笔实在是叨扰。

后续故事,江湖再见会有时🐒

像柠檬般酸酸甜甜的人生啊

原来过得很快乐 这句其实也挺薛定谔的吧

一点杂念5

前言:

救命 上篇终于写完了 开始漫长的捉虫修改


我真的好气 我怎么这么拖拉 想了两个月选了一个设定上个月写了一千多字的提纲 从不打草稿的我真的感受到了提纲原来是有那么点用的吧……

可是太久不写东西了笔力太弱了 而且下篇随缘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写……


(说到我吃的cp 又可以瞎掰一篇随笔出来了 感觉我和大势所向的口味都不一样orz 要不就吃冷圈要不就磕过了大势期的cp 我怎么这么惨

w刘要是火起来我都觉得像泰西13年回暖一样是银河系百年一遇的奇迹了55555)


正文:

那就来说说我狗cp的悲惨之路吧。


我从07年开始狗爱豆,09年开始狗cp,到现在也九年了。(后面编辑的时候把这里一大段删掉了,忘记写了什么,罢辽。)

我后来也想了一下我这种人为什么会磕cp,在中日韩各个偶像圈游离。我一开始磕允侑,磕泰西,再到15年头真的跳河了就是因为磕卡鞠,短暂的磕过马鹿戴莫,跑到gnz磕w刘。09年,11年,15年,16年,17年。除了短暂磕过的,我都没有出坑。

以上提到的,都是我各个时期主磕的cp,其间还有一些好感的cp都是有好吃的糖就磕一口,收获了好多快乐哈哈哈哈哈。

但是我,其实不是因为是cp狗才在各个偶像圈寻找能磕的cp,而是在我跳到各个坑之后,随缘遇上,这种令我十分舒适的相处方式,我喜欢的羁绊。羁绊


允侑。从练习生初期就认识了的人,互相熬过了漫无天日的练习生时期,熬过了举步维艰的出道初期,拥抱着触摸到一个个金光闪闪的荣耀,承受着刺眼的闪光灯。就算曾经在镜头前沉寂,到出道八周年的时候,yuri姐姐送了允儿戒指。(我当时几乎哭了出来,这是什么神仙感情?我与你相识十余年,是我现在生命的一半时间了,我们从成为朋友,到成为拥有同一个名字的一体,我和你在一起已经是上帝做出的多么了不起的事情。就算婚姻把我们从彼此身边带离,我们也不会分开,以戒指为证。)


泰西。我的意难平,绝对是。泰西合音一脚把我踹了入坑,引起了我我这种声控的十分舒适。但是怎么携手度过了那些雨夜,就不能在拨开云雾的时候,一起见青天呢?一起承担了早期繁重的队长责任,一起承担了歌曲最难的部分,一起流过的眼泪竟然划出了后来那么宽的银河。(13年我真的挺开心的。14年我也已经看开了,之前也不是没难过过,就当是回到了以前吧。)


卡鞠。最最最可爱的她们。其实在她们走上台面之前,阿卡是经历了一段口诛笔伐的。但小鞠的存在,似乎让阿卡变成了和隔壁不一样的人。她们可能不是彼此最好的朋友,爱好也尽不相同,但她们的相处没有困难。她们是我最最喜欢的战友,她们有绝佳的 同事关系,她们带给我的快乐,是后来的河都很难达到的高度。我前几天在云村又听到了奇妙的约会,那个夏天真的很开心,治愈了我14年的难过。(什么老油条,什么小卡,什么李老师,这些在小鞠离开之后的称号我都不熟悉了,还是阿卡才能唤醒我15年的记忆。谁的粉谁的星都与我无关,只有卡鞠。)


w刘。苦于我的南团真的不火,冷得跟个北极圈一样呜呜呜。这个n3的早期官推cp也真的是可以说是门可罗雀。但是我还是那句,我不是看你火不火才磕的,是让我舒适的相处方式。我为什么从上海48跑路到gnz之后踩进了这个坑,一是当时南团真的没有多少个cp,二是就算前有强势如此的蛋壳,后面火了北朱佩条左佳,但总有些浮躁。我还是爱我的老夫老妻w刘,即使没有糖。讲真,有一个人如此了解自己,就算发了乱码都能敏锐地捕捉到情绪变化和对内容的准确理解,这种感觉也太幸福了。刘力菲的眼神,刘倩倩的表情,她们不需要言语都可以互相get到。飞的沉稳,77的内敛,气场相合真的很难得。(我磕,是因为我羡慕……)



再说到写故事,说实话我已经不知道我有多少草稿死在我前两个手机里了……都是凭着一时热情,借小偶像的名字来随便写点什么东西。但其实还是不自信于写的东西,感觉把美好的小偶像都写低了,罢了。

不知道说什么好 上周发现的时候眼前一黑……我就听她这几首歌现在直接灰得剩下三首 

哎 还好首推的colorful world还能听

你离开了却散落四周

哎呀